民間故事:父親撒開漁網,網住了小狐貍,兒子:朋友是用來吃的嗎

#頭條創作挑戰賽#

唐朝天寶年間,群山環繞的山谷里,有一條大河,一年四季水流不斷。河邊住著一戶姓沈的人家,三世同堂,一家六口人。

入秋的時候,沈樹杈端著大碗,蹲在院子里,正在扒拉晚飯,忽然從墻頭上,冒出一顆狐貍的小腦袋。沈樹杈扔出一筷子雞蛋,小狐貍跳進院子里,快速地吃完雞蛋,越過院墻,消失在夜幕里。

自此后,每當吃晚飯時,小狐貍都會從墻頭上露出小腦袋,沈樹杈必定會扔一些食物給它。漸漸地小狐貍和沈樹杈熟悉起來,任由他撫摸著腦袋,沈樹杈這才發現,它的后腿有一點跛。不過,不仔細看,是很難發現的。

因為小狐貍渾身古銅色,沈樹杈便呼喚它為小銅。每天晚飯后,沈樹杈會帶著小狐貍,在林間小路上溜達,此時,小狐貍會隨著沈樹杈的口哨聲,翻著跟頭。

一轉眼,到了寒冬,沒想到這個冬天特別冷,接連下了十幾天的鵝毛大雪。厚厚的積雪壓得老屋咯吱咯吱作響,沈樹杈踩著積雪上山,砍下幾棵大樹,抵著老屋的墻體,以免墻體倒塌。

天地一片白,雪花漫天飛舞,擋不住小狐貍來和沈樹杈見面。每當小狐貍來后,沈樹杈會打開屋門,放它進來,蹲在火堆旁烤火。

爺爺常常盯著大雪感嘆,說道:「我活了大半輩子了,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雪,恐怕不是什麼好兆頭。」

爺爺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,家里的米缸快要見底了。他家沒有預估到,今年會下這麼大的雪,貓冬的物資還沒有來得及準備。往年都是第一場雪后,沈樹杈的父親和爺爺,才會用獨輪車,到山下村子里買米面,順帶買回一車白菜蘿卜。

如今,積雪如此深,幾乎沒過了大腿,根本無法行走,只能坐在家里干等,盼望積雪早一點融化。全家人勒緊褲帶,每天喝著能見人影的稀飯,菜園子里的菜,早就連根拔起,只剩下土壤了。

斷糧的日子,終究還是來了,全家人忍饑挨餓了兩天。小狐貍依然每晚來和沈樹杈見面。這一天傍晚,小狐貍又來了,沈樹杈有氣無力地說:「小銅,妳以后不要來了,我已經餓了兩天,估計明天熬不過去了。小銅,我要是不在了,妳會想念我嗎?」小狐貍瞅著沈樹杈,它的一雙清澈的大眼睛,讓沈樹杈想起了夏天的星星。

突然,漁網從天而降,網住了小狐貍,它驚慌地在網里掙扎。沈樹杈的父親發出難聽的笑聲,說道:「有吃的了。」

沈樹杈哭喊道:「爹,這是我的好朋友,有這樣對待好朋友的嗎?好朋友是用來疼的,不是用來吃的。」

他的父親嘆息一聲,虛弱地說:「都這個時候了,活命要緊,還管什麼朋友不朋友的。」沈樹杈拼出最后一點力氣,沖過去將父親撞倒在地,然后掀開漁網,放了小狐貍。小狐貍如飛而去,在雪地上踩出一串雪印。他的父親長嘆一聲,爬回屋里去了。

到了晚上,小狐貍拖來一條大鯉魚,放在沈樹杈的身邊。沈樹杈昏昏沉沉的,被大鯉魚的尾巴扇了一下,醒了過來。他掙扎著站起來,拿來菜刀,切下幾片薄薄的魚片,吃了下去,身體里突然增長了一點力氣。他又切下幾片魚片,喂給爺爺奶奶、父親母親以及弟弟吃下。剩下的魚肉,他熬了一鍋湯,全家人美美地喝了一頓。

小狐貍也吃了一塊魚肉,喝了一碗魚湯。沈樹杈拍著它的頭問道:「小銅,妳在哪里弄的魚?帶我去抓魚。」小狐貍仰起臉,嘴角上翹,似乎微笑了一下,然后轉身走了。

沈樹杈和父親一起,順著小狐貍的腳印,在雪地上艱難地爬著。不一會兒,到了大河邊,冰面上看不出小狐貍的腳印了。

沈樹杈站在冰面上,吹起了口哨。往常,小狐貍聽見口哨聲,都會歡快地跑到他的面前翻著跟頭,如今卻不見它的蹤影。

父子兩人開始在灌木叢里尋找,最終在一處河道拐彎處,發現了小狐貍。它已經死了,頭垂在魚哈的水中,水面上浮起血跡。它想抓大鯉魚,卻被大鯉魚咬住,淹死在水中。鯉魚們正在啃食小狐貍的頭,看見人來了,忽然散去了。

原來小狐貍是在魚哈里抓的魚。要不是小狐貍,沈樹杈是發現不了魚哈的。父子兩人從魚哈里捉了幾十條大鯉魚,在雪地上爬著,往返了好幾趟,才把大鯉魚都拖回了家。沈樹杈也把小狐貍的尸體拖了回去,掩埋在雪地里。

他的父親砸吧著嘴說:「小狐貍再小,好歹也是肉,埋了可惜。」沈樹杈紅著眼睛說:「恩人是用來吃的嗎?」一句話懟的父親滿臉通紅。等到積雪融化后,沈樹杈把小狐貍埋在了屋后。

開春以后,沈樹杈在小狐貍的墳邊,撒了許多花籽,然后請石匠制作了一個小石碑,上面刻著「狐貍狐貍謝謝妳。」

花開了,小狐貍的墳墓周圍,開滿了各種各樣的野花,微風拂過,花枝搖曳,像極了小狐貍在翻跟頭。

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,妳的支持,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!

(圖片來自網絡,如有侵權,聯系刪除)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用戶評論